★子然不是孜然★

=奈子然 "……奈何我仍子然一人。"

【瑞金】灯塔 Ⅱ

·漫展前失眠肆意妄为的产物#
·守灯人瑞x人鱼金
·大概四至五篇
·有occ请注意

Ⅱ·灯塔遇上了海洋

海洋来找他了。

这是格瑞见到那双淡蓝色眼睛的第一反应。

透彻,纯净,不含一丝杂质的蓝色。

并且,那眼睛中似乎还有水波荡漾——

——那是海

“人鱼的眼睛里封存着海的记忆。”

金发少女轻柔的声音曾无数次伴他入睡,而她的眼里也有海。

那他呢?

视线移到床上那具单薄的躯体上。

皮肤苍白的不像话,而一头耀眼金发却充满生机。

——这绝不是普通人吧。

少年揉了揉眉心,捡回来个不得了的东西啊。

—夜晚—

床上的少年终于睁开了眼,透彻的蓝眼失真的望着周围。

这里……是哪里……

金发少年刚想摸摸头上缠的东西,便被头上传来的刺痛停了手。

“斯……痛痛痛”

少年才发觉头还在流血,吃痛的闭上了眼。

小小的阶梯上却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有,有人来了?!

慌不则路的少年将自己埋在被子里,柔软的被子将少年拢住,被子也拱成了一个包子。

脚步声停住了,银发的少年看向床上的一团,挑了挑眉。

“……面包我放在桌上了,醒了自己来吃。”

……那一团没动。

算了,少年轻轻摇了摇头,便又踩着小小的楼梯走了。

声音逐渐远去,床上那一团却微微颤抖了一下。

“哗啦!”

被子被掀起,软软的丢在床上。

金发少年窜到了桌子前,狼吞虎咽的开始咀嚼面包。

粗粮制成的面包并不大好吃,却有一股浓郁的麦香味,对于饿了一天的少年来说,根本不需要挑剔。

……吃相真蠢

停留在楼梯上的格瑞不由得轻叹。紫色的眸子注视着少年。

……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塞食物的那种动物叫什么来着。

看着他的两腮慢慢鼓起,突然想到了。

……对,仓鼠。

“……咳”

格瑞轻咳一声,那方的人背脊猛烈的颤抖了一下,停下了动作。

“醒了?”

少年低下头转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块面包,活像个做坏事被抓住的小孩。

少年微微低着头,格瑞不能很好的看见他的长相,却能一下子看见那双海的眼睛。

格瑞微微眯起双眼。

……果然是条人鱼吗?

视线下移至少年的小腿。

……这腿是怎么来的?

“对……对不起!”

少年被盯了一会,却是先开口了。

“我……知道我吃了你的面包……你救了我、还帮我包扎、还让我睡你的床……还照顾我!所以……”

“所以?”

格瑞看着他一下子说了这么一大堆,心里感叹这一定是个聒噪的家伙。

“请让我报答你!”

少年的声音突然升高。

“不需要。”

格瑞有些烦恼的揉了揉眉心。

“唉!我、我什么都会做的!”

少年的脸上开始流露出慌乱 。

“还有就是……我暂时没处去了……”

格瑞看着人鱼的脸上从慌乱变到颓唐,莫名的想笑。

“留下吧。”

这三个字轻轻的消散在风中,又轻轻的会拢在少年的耳中。

“真的吗?谢谢你!”

少年的表情欣喜起来。

……不用谢。

只是我一个人太久,想找个聒噪的人一起。

“对了,我叫金!”

少年咧开了个傻气的笑容。

“你呢?”

看着面前的人,格瑞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他更确切的感受到:

海洋真的来找他了。

……算了,秋姐和丹尼儿也不会回来了吧。

视线移到被少年藏在金色碎发中的人鱼的双耳,手法蹩脚的要命。

……就姑且让他住在这吧。

“ 格瑞。 ”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私设:

人鱼喝了魔女口中可以变出双腿的药后,白天可以维持人类的双腿,晚上如果不变回人鱼,继续维持人类双腿的话,就会如走在刀锋上一样。

金就喝了凯莉给的这种药。

总而言之,假药害人。〒_〒

仓鼠吃相借鉴大佬的梗。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