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然不是孜然★

=奈子然 "……奈何我仍子然一人。"

至歉&写作意向

很抱歉没有更新,灯塔还没码完,还有是最近碰不了手机,有梗也没法写T^T

非常非常抱歉!

下周我会把这周要发的文发出来的!请相信我!(你都己经懒了这么久拿什么相信你 :)

会写一个一发完结的文,还想着写福尔摩斯pa和古风pa,但是我懒!(理直气壮(并不

你们想看什么呢

【瑞金】灯塔 Ⅲ


·漫展前失眠肆意妄为的产物#
·守灯人瑞x人鱼金
·大概6至7篇
·有occ请注意

Ⅲ·灯塔和海洋

“夜深了,不安分的人鱼也起身了。”

清冷的声音从小家伙的耳边响起。

小家伙却不安分的蹭了蹭身边的人。

“爹爹,为什么人鱼要晚上去泡海水啊?”

一只修长的手拍上了小家伙的头,顺着发隙揉了揉。

“因为他喝了魔女的魔药。”

小人鱼忍着疼痛,聂手聂脚的下了楼梯,走时还不忘看一眼格瑞。

……这个人不会又在装吧?

金有一些不解,为什么刚刚醒来的时候我没感觉到他没下楼呢?难道我金大人的感官衰弱了?

还是……金又看了床上正睡得熟的人,吓了一跳。

……现在的人类智商都那么高了?!

……不不不,肯定是我当时太饿了!嗯嗯!

金飞快的下了楼梯,推开了灯塔小小的木门久违的吹到了凉凉的海风。

金在沙滩上坐下,小腿浸泡在海水里,感受着海水的一丝丝凉气。

小腿慢慢变青,青色的鱼尾替代了人类的双腿,扑打着海水。

“……本来是来找姐姐的,但迷路到了海湾。之后……”

金自言自语的停了停,又用轻快的语调继续,

“之后就撞上了灯塔啊,格瑞。”

一个人从阴影中走出,仍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金。

金眨眨眼,却不知道要不要开口。

……我是该高兴是当时真的饿晕了头才没感觉到、

蓝瞳对上紫眸,金却不妙的向后退了几步。

……还是该害怕这人会不会卖了我啊。

格瑞好像察觉到金的小动作,又向前走了几步。

……这人不会真的要卖了我吧!

金突然想起凯莉对他说的话:

“被人卖掉的人鱼,会被人类拔掉鳞片、砍掉鱼尾哦~”

看着正在一步步走来的格瑞,金抖成了个筛子。

……姐姐我再也不皮了!

格瑞半跪在金面前,海风将格瑞银白的发丝吹到金的脸上,弄得金痒痒的。

……他这应该不是想抓我吧、

“笨蛋,愣什么,赶紧把鱼尾收回去!”

金感觉头上被弹了一下,但没有扯到伤口。

“唔!……哦哦”

金慌忙的收起了鱼尾,却被格瑞猛的牵起来跑。

“格……格瑞!我们跑什么!”

“笨蛋,别说话!”

海风肆意的吹拂着发丝,月光照在两个在沙滩上奔跑的少年身上,梦幻的像个童话。

……

在灯塔二楼的窗边,金惊奇的看着原本空无一人的沙滩上一时间变得熙熙攘攘。

“格瑞,他们晚上不睡觉跑去沙滩上干嘛?”

金指了指下面的沙滩,又转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看书的少年。

……那你晚上不睡觉跑去沙滩上干嘛。

少年只是瞟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我、我那是不泡海水就不能走路了!很重要!”

金看懂了格瑞的意思。

……那他们去的原因也挺重要的。

“他们是去捉你的。”

“唉唉,为什么!”

“不为什么。”

金懊恼的低了头。

“但是格瑞不也来救我了吗?”

金用他那双澄澈的蓝眼直直的盯着格瑞,一字一句的说:

“格瑞不也担心我吗?”

少有的,格瑞呆住了。

那双紫罗兰的双眼一瞬间竟失去了焦距,转而恢复平静。

“……笨蛋。”

金就看着格瑞转身下楼,去准备早餐,听着自己心中有规律的律动,感到一阵心悸。

姐姐……

金扶上正急剧跳动的心脏,试图让它冷静下来。

……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

秋:
说好的再也不皮了的呢?

是李!通告!( 。w 。)

内个,因为开学了嘛,以后我大概是月更……(不要脸

但、但我会尽量周更!

也会不定期诈尸,但基本是周末更新。

《灯塔》未完结,也会尽量快点更完,首要更它。

有脑洞也会写一发完结的。

cp向是在不拆散瑞金前提下,什么都能吃。

奈·真·真瑞金洁癖患者·子然

我基本上就是个文手,只会画儿童画   :)   我以前发的我也删了。

期末考我要是进前十我就日更十天!(划掉

【瑞金】灯塔 Ⅱ

·漫展前失眠肆意妄为的产物#
·守灯人瑞x人鱼金
·大概四至五篇
·有occ请注意

Ⅱ·灯塔遇上了海洋

海洋来找他了。

这是格瑞见到那双淡蓝色眼睛的第一反应。

透彻,纯净,不含一丝杂质的蓝色。

并且,那眼睛中似乎还有水波荡漾——

——那是海

“人鱼的眼睛里封存着海的记忆。”

金发少女轻柔的声音曾无数次伴他入睡,而她的眼里也有海。

那他呢?

视线移到床上那具单薄的躯体上。

皮肤苍白的不像话,而一头耀眼金发却充满生机。

——这绝不是普通人吧。

少年揉了揉眉心,捡回来个不得了的东西啊。

—夜晚—

床上的少年终于睁开了眼,透彻的蓝眼失真的望着周围。

这里……是哪里……

金发少年刚想摸摸头上缠的东西,便被头上传来的刺痛停了手。

“斯……痛痛痛”

少年才发觉头还在流血,吃痛的闭上了眼。

小小的阶梯上却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有,有人来了?!

慌不则路的少年将自己埋在被子里,柔软的被子将少年拢住,被子也拱成了一个包子。

脚步声停住了,银发的少年看向床上的一团,挑了挑眉。

“……面包我放在桌上了,醒了自己来吃。”

……那一团没动。

算了,少年轻轻摇了摇头,便又踩着小小的楼梯走了。

声音逐渐远去,床上那一团却微微颤抖了一下。

“哗啦!”

被子被掀起,软软的丢在床上。

金发少年窜到了桌子前,狼吞虎咽的开始咀嚼面包。

粗粮制成的面包并不大好吃,却有一股浓郁的麦香味,对于饿了一天的少年来说,根本不需要挑剔。

……吃相真蠢

停留在楼梯上的格瑞不由得轻叹。紫色的眸子注视着少年。

……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塞食物的那种动物叫什么来着。

看着他的两腮慢慢鼓起,突然想到了。

……对,仓鼠。

“……咳”

格瑞轻咳一声,那方的人背脊猛烈的颤抖了一下,停下了动作。

“醒了?”

少年低下头转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块面包,活像个做坏事被抓住的小孩。

少年微微低着头,格瑞不能很好的看见他的长相,却能一下子看见那双海的眼睛。

格瑞微微眯起双眼。

……果然是条人鱼吗?

视线下移至少年的小腿。

……这腿是怎么来的?

“对……对不起!”

少年被盯了一会,却是先开口了。

“我……知道我吃了你的面包……你救了我、还帮我包扎、还让我睡你的床……还照顾我!所以……”

“所以?”

格瑞看着他一下子说了这么一大堆,心里感叹这一定是个聒噪的家伙。

“请让我报答你!”

少年的声音突然升高。

“不需要。”

格瑞有些烦恼的揉了揉眉心。

“唉!我、我什么都会做的!”

少年的脸上开始流露出慌乱 。

“还有就是……我暂时没处去了……”

格瑞看着人鱼的脸上从慌乱变到颓唐,莫名的想笑。

“留下吧。”

这三个字轻轻的消散在风中,又轻轻的会拢在少年的耳中。

“真的吗?谢谢你!”

少年的表情欣喜起来。

……不用谢。

只是我一个人太久,想找个聒噪的人一起。

“对了,我叫金!”

少年咧开了个傻气的笑容。

“你呢?”

看着面前的人,格瑞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他更确切的感受到:

海洋真的来找他了。

……算了,秋姐和丹尼儿也不会回来了吧。

视线移到被少年藏在金色碎发中的人鱼的双耳,手法蹩脚的要命。

……就姑且让他住在这吧。

“ 格瑞。 ”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私设:

人鱼喝了魔女口中可以变出双腿的药后,白天可以维持人类的双腿,晚上如果不变回人鱼,继续维持人类双腿的话,就会如走在刀锋上一样。

金就喝了凯莉给的这种药。

总而言之,假药害人。〒_〒

仓鼠吃相借鉴大佬的梗。

【瑞金】灯塔 Ⅰ

·漫展前失眠肆意妄为的产物#
·守灯人瑞x人鱼金
·大概四至五篇
·有occ请注意

Ⅰ·属于我的灯塔

港口的灯塔上,橘黄色的烛火照应着一片黑寂的海洋。

这海景与平日的截然不同,但并不影响海洋的美。

影子遮住了海洋,月光将海洋寻回——

这便是海洋的日夜游戏。

在这游戏中,有一个旁观者,就在一旁静静的观看。时不时接待着远来的航船。

毫不关己的欣赏着一切。

童话里讲过,人鱼是海的女儿;影子是衰老,月光是青春;

游戏结束了,海洋害怕失去它的女儿。所以,人鱼一族拥有了永远的青春。

“…… '永远的青春'吗 ?”

紫眸闪烁,看向手中的童话,羊皮纸已经泛黄,书页也破旧不堪。

“……果然都是骗小孩的吗……”

合书,灭灯。

小小的灯塔灰暗下去了,海风吹拂着银白的发丝。月光撒在海面上, 银色的海面无比美妙。

而这最好的观景点,便是属于我的灯塔。

紫眸顺着海面上移动的银斑而移动。

在海里的那是什么?
等等,它撞上来了!

紫眸放大,油灯被拎起,灯塔的破旧楼梯久违的开始震动。

十年前,灯塔易主。十年后,灯塔将属于海洋。

我们的守灯人,也要遇见他那片海洋。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童话:
人鱼=海洋
守灯人=灯塔

【瑞金】初雪

·第一次参加,请多见谅
·自此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大赛背景,瑞x金(废话
·有occ.也是第一次写

(1)
今年的雪,来的尤其早——像是为什么做准备。

凹凸大厅里并不温暖,但不重要。寒冷,只是为大赛的残酷增添了一分。

人心的寒冷,才是导致大赛的悲剧的主要原因。

“你说是吗?丹尼尔。”

“大赛可没有悲剧,有的只是那些参赛者的悲剧。”忠心的裁判长,正在尽责的验收大赛最后的结果。

阳光斜射入大厅,但却没有缓解一分冰冷。

金发的少年扬起头,希望用光的暖化解一丝寒冷,终究是又低下了头。

凹凸大赛的阳光并不是真正的光。
凹凸大赛根本没有阳光。

真正的阳光已经被自己摧毁掉了。

雪仍下的很大,手指、双腿都已经冻僵了,但理智还异常清晰,记忆还历历在目。

仿佛已经是一丝残魂。

在白的发晕的大厅中,血液凝固的颜色尤为狰狞。

原来曾炙热滚烫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不光是正安静睡着的人,还有正迷茫的人。

血液的味道使少年皱紧了眉。

难受的感觉使人感觉生命的存在。
这感觉,真糟。

                                                     
(时间不够,未发完)